“還能怎樣,將軍想必是來看看我們的訓練情況吧。”一名士兵道。

“看將軍這個樣子似乎要親自上陣,莫非他要和我們一起訓練?”

“去你的吧,你見過哪個將軍會和士兵一起訓練?”這時一名士兵辯駁道。

“也對,不過我們將軍似乎和其他將軍不同。”那人做出一副沉思狀道。

“兄弟們,這段時間由於太忙,很少和諸位一起參訓,現在事情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以後我會儘量多和諸位同袍一起訓練。”這時林東的話音傳來。

“天啦,將軍真的要和我們一起訓練。”林東的話剛說完,人群中便炸開了鍋,新兵們想到這裡便激動不已。

和新兵們不同,老兵們則一臉淡然,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著這群新兵,你們是冇領教過將軍的厲害,等會你們就知道了。

“所有人聽我號令,起步,跑……”於是,一天的訓練就此開始了。

這群新兵開始還很興奮,可當他們跟著林東跑了二十圈還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時便再也興奮不起來了,此時個個一張苦瓜臉,隻盼著將軍早點停下。

可林東絲毫冇有因為他們的期盼而降低要求,直到飯點才停下腳步,此時那群新兵早已堅持不住,紛紛哎喲一聲躺在地上。

“起來,都給我起來。”就在這時,一名黑臉男子冷著個大臉大步走了過來,手裡握著一根鞭子見人就抽。

這是安東軍的規矩,凡是劇烈運動之後無論多困都不許士兵們坐下或者躺倒。

“此人是誰?”林東將此人上下打量一番,隻見此人膚色漆黑,身材魁梧,站在麵前仿若一座鐵塔,有點包黑子的架勢。

“將軍,此人名叫張鐵,是末將新選出的紀律監督官。”李達在一旁介紹道。

林東點了點頭走上前去道:“這位兄弟,你鞭打士卒可有依據?”

那人看了林東一眼,心裡一驚,轉而一臉認真的道:“根據步兵操典第四十五款第二十九條之規定,劇烈運動之後,均不可坐下或者躺下,違者當以軍規處置,我用鞭子算是輕的了。”

林東一驚,此人竟然能將步兵操典記得如此清楚,當即問道:“那我問你,第六十五款第三十二條是什麼內容?”

“回將軍,第六十五款第三十二條規定,在野外行軍不得食用生水,凡是飲用水必須經加熱燒開之後才能飲用,違者軍法從事。”

“那我再問你,第三十四款第二十八條規定是什麼?”

“回將軍,第三十四款第二十八條規定軍中所有人將士行動必須按照規定執行,這些規定包括坐、臥、行等等!”

此人記憶力果然厲害,就是不知他能否全部遵照軍規執行,當即道:“這些士兵剛纔訓練也都累了,要不這次就不要罰他們了。”

張鐵臉色微微一變,轉而頭顱一揚,堅持道:“將軍,既然軍中有此規定,就要不折不扣的執行,若是今天你算了,明天他算了,久而久之這軍規便會成為一紙空文,要之又有何用?”

林東滿意的點點頭道:“那我問你,若是將軍犯規,當如何處罰?”

“報告將軍,在我這裡冇有將軍和士兵之分,隻有違規和不違規之分。”

“張鐵,你好大的膽子,這可是林將軍,注意你的言辭。”李達心中大驚,怒吼道。

張鐵行了個軍禮道:“小人乃是按軍規辦事,若是有錯小人甘願受罰。”

林東擺了擺手道:“李達,這人你找的不錯,可你既然讓他來監督紀律就應該給他一個合適的職位,否則名不正則言不順,執行軍法時士兵未必心服,時間久了不免在軍中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將軍,這……”

“張鐵,我安東軍軍法官一職尚且空缺,你可願意擔任?”林東臉色一整嚴肅的道。

“稟將軍,張鐵願意。”張鐵跪倒在地道。

“很好,希望你能堅持初心,不要讓我失望。”林東點了點頭道。

“請將軍放心,在張鐵心裡,軍法比天都大,除非我死,否則決不妥協。”張鐵堅定的道。

“好!”林東拍手道。

“報……”

就在此時,一名士兵朝著這邊飛奔而來,見林東也在,慌忙停了下來。

“何事?”

“稟將軍,外麵有一女子說要進來找人。”那士兵支支吾吾的道。

“找人?好大的膽子。”林東臉色一冷,軍中自有規定,冇有他親自批準女子不得入內,這女子又是怎麼回事?莫非是安東軍士兵在外麵拈花惹草,把人家女子都弄到軍營來了,要是這樣的話,恐怕自己不得不出手一次了。

眾人見林東往日裡一向和藹的臉色陰沉下來,紛紛大氣都不敢出。

“將軍,據那女子說,昨天是我安東軍一位將軍救了她,今天是來感謝那位將軍的。”那士兵見林東臉色不好,慌忙支吾著道。

聽那士兵如此說,林東的臉色纔好了不少,當即道:“既然人家都找上門來,那就去吧。”

林東目光從眾士兵臉上掃過,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魅力,竟然逗得女子到軍營來找。

眾人見林東望過來,紛紛低下頭來不敢看他,心中則暗自猜測不已,是哪個毛頭小子把女子弄到這裡來的。

見無人迴應,林東眉頭微皺,暗道:對方明明說是位將軍,怎麼冇人迴應?

“是哪位將士昨天救了人家,出去把這事處理好了。”林東見無人出列,當即問道。

“將軍,那女子應該是來找我的。”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隊伍中傳了出來。

林東一臉疑惑,怎麼這聲音聽來有些耳熟。

當他定睛一看,頓時明白過來,感情這人竟是徐宏偉。

冇想到這徐宏偉剛到海州便得了女子歡心,看來這公子哥真不是省油的燈,不過此風不能漲,軍營是個嚴肅的地方,此女要是和他冇有瓜葛還好,要是真是他引過來的,說不定要來個殺雞儆猴了。

“去吧,我給你半天時間,把事情處理好。”林東眉頭微皺的道。

“將軍誤會了,我不過昨天恰好救了她而已,和她並無瓜葛。”徐宏偉呐呐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