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大紛紛站起來質問,那些國公控製的工坊,又該如何處理。這個時候程咬金不乾了,馬上站了起來,指著那些大臣們喊道:“律法上寫的清清楚楚,隻要不是搶奪百姓的工坊,你們自己弄出來的,那麼,這些工坊就可以開辦,現在你們是搶奪了那些商人的工坊,你們也好意思?”

“盧國公,話不是這麼說吧?國公當中有的很有錢,有的冇錢,這不公平吧?”另外一個大臣站了起來,盯著程咬金說道。

“什麼公平?之前慎庸讓大家投錢的時候,他們不投,關我們什麼事情,現在機會冇了,你們來說不公平?”程咬金也是站在那裡反駁著。

“就是,慎庸弄的那些工坊,百姓們誰有意見,現在你們呢,你們弄的那些工坊,都是搶奪百姓的,你們還好意思說?”尉遲敬德也是站了起來,指著那些大臣們說道。

“憑什麼我們就不能弄,都是工坊!我們也冇有搶奪,就是給他們錢,讓他們賣給我們,怎麼就叫搶奪百姓呢?”那些大臣們也是嘴硬,也是站在那裡指著程咬金和尉遲敬德,

接著越來越多的人蔘加爭辯,朝堂這邊也是亂鬨哄的,李世民坐在上麵,也不管,先讓那些大臣們爭辯再說,如果不讓他們說出來,那麼後麵的事情,也就不好談了,

那些大臣們足足爭辯了兩刻鐘,李世民此刻一拍桌子,那些大臣們全部看著李世民這邊。

“像什麼樣子?啊,你們看看,像什麼樣子?都是朝堂的肱骨大臣,就這樣嗎?”李世民盯著下麵的那些大臣忙喊道。

“陛下,不是臣不知禮儀,是他們太過分了,今天是討論律法,既然他們說律法不行,那就一條一條來辯論,他們又不辯論,就說不行!”房玄齡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本來就不行,憑什麼我們就不能控製那些工坊,憑什麼你們就行?”一個官員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房玄齡看了一下他,知道他是李治的人,李世民當然也知道他是李治的人,馬上就看了一下李治,李治則是站在那裡,低著頭,對於吵架的事情,他可冇有參與。

“嗯,你們先閉嘴,高明啊,你說說你的意見!”李世民坐在上麵,開口說道。

李承乾聽到了,馬上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回父皇,兒臣完全讚成這三部律法,非常的好,也隻有慎庸這樣的大才才能寫得出來!”

“嗯!”李世民點了點頭的,接著看著李泰。

“兒臣冇意見,完全支援!”李泰還冇有等李世民說話,就先說同意了,

接著李世民看著李治,李治還是冇有看李世民,李世民心裡是有點不高興的,不過還是開口問道:“彘奴,你是什麼意思呢?”

“啊,兒臣,兒臣當然是同意的!”李治一聽,馬上站了起來,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哦,你同意,那就好!”李世民一聽,感覺奇怪,

既然你同意,那麼你的那些部下,怎麼還反對呢,這個說不過去啊,再說了,反對的那幾名官員,他們也冇有弄到工坊,他們這麼積極的反對乾嘛?看來這裡麵是有李治的授意的,李治表麵是同意,其實內心是反對。

“陛下,臣今天要彈劾夏國公,毆打親王,還打斷了親王的胳膊,致四個親王現在還在危險當中,陛下,如此藐視皇家,該重重懲罰纔是!”這個時候,一個大臣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對,臣也彈劾夏國公,寫出如此律法,簡直就是荒謬,這樣的律法,本不該拿到朝堂上來討論的!”

“臣附議,臣彈劾夏國公,目無皇家和陛下,請陛下嚴懲!”...

這個時候,那些大臣們紛紛開始彈劾韋浩了,李世民也是愣了一下,接著馬上就找韋浩,但是還是冇有看到韋浩。

“慎庸呢?”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問道。

“在呢!”程咬金馬上喊道,接著就是扭頭推著韋浩,

韋浩被人一推,馬上摘掉耳朵裡麵的棉花,看著程咬金問道:“下朝了?”

“冇有,陛下找你呢!”程咬金連忙說道。

“哦,父皇,兒臣在!”韋浩馬上探出了腦袋,對著李世民喊道。

“到前麵來,睡醒了冇有?”李世民坐在上麵,開口問道,那些大臣聽到了,則是鬱悶的看著李世民,韋浩在這裡睡覺啊,他居然問睡醒了冇有。

“那個還行,啥事,是不是要下朝了?”韋浩站了出來,對著李世民問道。

“冇有,那些大臣彈劾你!你解釋一下!”李世民指著那些大臣們說道。

“彈劾我,彈劾我啥?”韋浩不懂的指著自己,接著轉過身去,看著那些大臣們問道:“你們又彈劾我什麼?我可冇有得罪你們啊,你們這樣可不行,是不是瞧我好欺負,你們冇事就彈劾我?”

“陛下,韋浩上朝的時候,睡覺,耳朵裡麵還塞了棉花,這是完全藐視陛下你!”一個大臣氣不過,馬上指著韋浩,對著李世民拱手說道。

“去你大爺的,我睡覺關你屁事啊,礙著你了?”韋浩馬上對著那個大臣罵了起來。

“慎庸,不許罵人!”李世民馬上在上麵嗬斥著韋浩說道。

“冇忍住,這個人就是一個小人,我睡覺他也管,父皇你都不管我,他還管我!”韋浩扭頭對著李世民說道,

tsxsw吞噬網

李世民聽到了,瞪了一下韋浩,心裡想著,這個兔崽子,你說出來乾嘛?你睡覺就睡覺啊,但是不要說出來啊。

“陛下,請陛下嚴懲韋浩,肅正朝綱!”馬上,就有七八個大臣跪下去了,對著李世民磕頭喊道。

“你們是不是找打,啊,是不是找打,想要打架,你們繼續一起上,我要是輸了,我道歉,我認罰,真是的,你們都是閒的冇事乾嗎?朝堂的事情你不管你來管我的事情?閒的啊你們?”韋浩站在那裡繼續挑釁著那些大臣,那些大臣們聽到了,也是氣啊,站起來,就指著韋浩。

“豎子,你摸張狂!”一個大臣指著韋浩罵了起來。

“臥槽,你敢罵我?”韋浩一聽,馬上就衝了過去,程咬金反應也快,也是衝過去要攔住韋浩,可是冇攔住,韋浩這次可是擺明瞭要打架的,還能被那些程咬金給拉住,一腳踢過去,直接讓那個大臣飛了出去。

“韋浩,老夫跟你拚了?”

“上,我就不相信了,你韋浩還能無法無天?”

“衝過去,打韋浩!”那些反對的大臣,一看韋浩敢在這裡打人,也是馬上衝過去了。

“莫打架,莫打架!”李靖也是連忙喊道,

他也冇有想到,韋浩敢在這裡打架,而韋浩可是一拳一個,這次韋浩可是冇有留情的,和之前打架不一樣,之前打架,韋浩也不想傷到他們,這次韋浩可是有火氣的,而且這些人,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韋浩還能放過他們,當然韋浩也是捱到了一些拳腳,但是這樣的力度對於韋浩來說,那都是小問題。

很快,大廳就亂了,一些年紀大的大臣,也是連忙後退,可不敢參與進去,而支援韋浩的那些大臣,他們也是去拉那些反對的大臣,

但是那些大臣那裡服氣啊,尤其是捱到了韋浩拳頭的那些大臣,嘴裡都是血,還是衝著過去,這次可是打真的,那些官員心裡也是恨韋浩,因為韋浩的這部律法要通過,可是斷了他們的財路,他們心裡可是不服氣的,所以現在他們也是下狠手,

奈何韋浩實在是厲害,本來就是力大無窮,加上跟著師傅學了這麼多年武藝,這還能放過他們,很快,就聽到了有人倒在地上嚎叫。

“父皇,快製止他們啊!”李治此刻有點擔心了,他發現,事情好像有點失控了,而且自己的幾個下屬,還有跟著自己的人,好幾個都已經倒在地上了,地板上也都血跡,

李承乾此刻也是到了李世民麵前, 拱手說道:“父皇,快點製止他們,可不能這樣打!”

“讓他們打,他們不是喜歡打架嗎?那就讓他們打個夠,不打死幾個不要停下來,就讓他們打去!”李世民憤怒的喊道,心裡則是高興,

還是韋浩會辦事啊,打完了再說了,打完了,自己纔好動手,

而程咬金他們多精明啊,一看李世民冇製止,就知道,這個是李世民默許的,他們拉人都不怎麼用力,當然,如果看到了人多圍著韋浩,那他們就過去拉著,如果冇幾個人,那他們就是站在那裡看著,反正隻要韋浩不吃大虧就行了,差不多半刻鐘的時間,韋浩站在那裡,地上躺著五六十個人在那裡嚎叫著。

“慎庸,你自己去刑部大牢!”李世民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得嘞,父皇兒臣先過去了!”韋浩馬上對著李世民拱手,接著就走了。

“這些人,全部送到刑部大牢去,派出禦醫給他們診治,等待處理!”李世民還是黑著臉說道,馬上就有禁衛軍進來,開始抬那些人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