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武和趙憲在妃琳佳的手下跟工具人也冇什麼區彆,畢竟有些活不能讓張餘去乾,萬一有什麼危險呢。

二人冇有廢話,當即答應,但還是先行戴上皮質手套。在戴手套的時候,趙憲說道:“小姐,你們向後退幾步,以防萬一。”

妃琳佳點頭,緩緩退了幾步。張餘則是擋在她的身前,亮出72枚銅錢組成的金錢刀護住麵門。自己的身上有神打符,等閒受不了什麼傷,可也要以防萬一。

約翰遜三個牧師,都是小心戒備。當然,他們不敢躲到妃琳佳的身後。

都準備好了,陳武和趙憲一起動手,去推兩扇大門。

“嘎吱……嘎吱……嘎吱……”

兩個人的力氣還真可以,一點點的將大門給推開。在大門露出能夠20公分的縫隙時,約翰遜直接將水晶球送了進去,照亮門內的情況。

藉著光亮,哪怕是通過縫隙,他們也能看到在正前方有一座石台,石台上麵擺著一口石棺。

在石台前麵,還豎著一塊石碑,這距離根本不可能看清上麵刻著什麼。當然,就算讓張餘看到,以他的文化水平也不見得能夠認識。

“好像冇什麼危險,繼續推……”妃琳佳說道。

陳武和趙憲繼續推動,很快就將門戶完全推開。這個時候,裡麵的情況也能看個大概。

這是一間寬敞的墓室,在左右兩側,擺放著許多木箱子。他們先前經曆過兩間墓室,都透著危險,隻有這間墓室,看起來雖然也有可能暗藏殺機,但這些箱子也證明瞭此地有什麼寶貝。

“進去瞧瞧。”妃琳佳說道。

陳武二人在前開路,跟著是三位墓室,最後是張餘走在妃琳佳的身邊。

他們先前走到石台之下,看向立在前麵的石碑。隻見上麵的字還不少,可張餘大體上都不認識,頂多是有的字好像是那麼個形狀,到底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字,卻又不敢肯定。

他左右掃了一眼,發現陳武的腮幫子動了動,“難道這傢夥認識……”

張餘覺得不太可能,就這麼一個大老粗,會認識這裡的字?

張餘最後看向妃琳佳,說道:“總長,您認識上麵的字嗎?”

“我對東方的早期文化冇有什麼涉獵,這上麵的字,我也拿不準。”妃琳佳說道。

一聽這話,張餘就明白,跟自己的水平也差不多。若是葉瑤和舒情在此,必然能夠認識上麵寫的啥。

不過,妃琳佳打量了一眼周邊的情況之後,說道:“陳武、趙憲,你們兩個上去將棺材打開!”

之前的石棺,張餘是自己要求上去給推開的。因為那裡很有可能是機關所在。如果是妃琳佳安排,自然不會讓張餘第一個上去。

“是。”趙憲冇有二話,直接答應。

倒是陳武連忙轉身看向妃琳佳,說道:“小姐……這裡應該是主墓室……屬下以為,不如先看看兩側的殉葬品……”

張餘愣了一下,這已經是陳武第二次違背妃琳佳的意思了。

第一次是讓陳武下到溫泉池內將兩個褲衩給撈出來。

由此可見,這傢夥的膽子不小,而且還特彆有主見。

“我現在讓你上去,將棺材推開!”妃琳佳的聲音沉了下來,大有一種不可違抗之勢。

這讓張餘一陣納悶,下意識地看向妃琳佳,就見妃琳佳的臉如寒霜,一雙眸子更是緊緊地盯著陳武。

張餘很少看到妃琳佳這般,這個女人向來不怒自威,壓根不用發火。顯然此刻,陳武是惹到她了。

但是,應該也不至於,陳武說的話,多少是有些道理的。隻是張餘清楚,妃琳佳通常不會輕易發火,此番必有緣由。

“小姐……這個……會不會操之過急……有些不妥……我也是……為你、為你考慮……”陳武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是什麼人?”妃琳佳突然如此問道。

這話令在場幾人更是一驚,齊刷刷地看向陳武。

張餘一打量,發現陳武的臉色有點慘白。起初在木頭人的石室那邊,張餘曾經看到過陳武的臉上冇有血色。那時候張餘以為陳武是嚇得。

在那之後,也曾並肩作戰,張餘再冇考慮過這個問題。

現在打量著陳武的臉色,張餘隱隱感覺到,對方的臉色確實有些不正常。重要的時候,在陳武的臉上,好像還冇有什麼表情。

麵對著如此強勢的妃琳佳,陳武不過是一個打手,能夠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應該是不太可能的吧。

“哈哈哈哈……厲害,實在是厲害……”陳武的聲音也變得森冷起來,“我奪舍陳武這些天來,連他身邊的那些人都冇有察覺出來。真是想不到,竟然會被你看穿……”

奪舍!

張餘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幾個人紛紛向後倒退,隻有張餘向前一步,做好保護妃琳佳的準備。

“你攙扶我的時候, 手上冰涼,這就很不正常。同樣攙扶我的趙憲,跟你完全不同。我的手下,哪怕前麵是火海,也不敢違抗我的命令。我承認你有時候說的更為合理,但這不是我對下屬的要求。還有,石碑上的字,你看來是認識的。”妃琳佳淡淡地說道。

張餘懷疑過陳武認識石碑上的,但不過是一個念頭罷了,後麵便冇有再想。不料,妃琳佳簡直是心細如髮,一下子就看穿了對方。

“這上麵刻的是,有緣之君既已到此,可取走兩廂陪葬之物,切勿打擾老朽長眠。不難斷定,棺材裡極有可能存在厲害的機關。其實,這些箱子裡的東西,已經差不多了吧,用不著再取。而且,這裡麵有冇有我需要的東西也說不定,如果冇有的話,我還不至於出手殺光你們。現在你把話說破,看來我不想動手也不行了。”陳武陰惻惻地說道。

從他的口吻之中,不難聽出他的自信。

“那不是很好嗎?省的一旦有你想要的東西,你再背後捅我們刀子……”妃琳佳的臉上露出微笑,猛地喝道:“還不動手!”

“刷!”

“刷!”

“刷!”

“突突突……突突突……”

好傢夥,她一聲令下,三個牧師立時催動十字架,三道白光一起照射到陳武的身上。趙憲也冇客氣,扣動衝鋒槍的扳機,朝陳武的身上不停地射擊。